专家评预算:大选年贿赂 未来经济转差怎么办?

Andrew little nzherald查看图片

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Hao报道 国家党政府的2017年财政预算案公布之后,无论是反对党还是财政专家可能各有解读,但比较统一的意见是—— 

这是一份考虑到大选年背景的预算案,政府略有盈余就“发糖”。 

工党党魁Andrew Little表示,这是一份“不负责任的大选贿赂”,“这并没有解决医疗卫生、住房和教育等问题,还让问题变得更糟。”

至于惠及所有阶层的减税计划,Little认为并没有让低收入阶层受益太多。他举例说,一个领取最低工资的单身清洁工,减税后每周的收入会增加1纽币。减税政策最大的受益者,反而是那些高收入人士。 

新西兰电视三台政治新闻记者Patrick Gower也发表快评,认为这是一份大选年“贿赂”风格的预算案。

ANZ银行首席经济分析师Cameron Bagrie则略有保留。他表示,很难再找到哪个国家能交出一份如此面面俱到的财政预算案,但唯一缺失的环节就是储蓄。 

Bagrie对政府”太公分猪肉“风格的开支计划表示理解,认为毕竟这是大选年,尽可能照顾现有的选民不是什么新鲜事。虽然政府盈余还会继续增加,但考虑到整体经济形势,他担心储蓄会不足。 

“要满足新西兰的投资需求,就需要更多的国内储蓄。在储蓄问题上,我们需要更加主动,以应对未来的需求。”Bagrie说,“否则,利率就有进一步上调的需求。” 

Bagrie接受先驱报中文网访问时多次提到“人口增长”的问题。他表示,新西兰对移民的大门依然处于“半开状态(semi-open)”。无论是住房、医疗、教育还是基础设施,接下来都面临移民流入带来的人口增长压力。 

Westpac银行代理首席经济分析师Michael Gordon也认为,经济表现强劲,令政府有底气“派糖”。他表示,政府在预算案中宣布的一系列投入,都会在未来数年推动经济发展。然而,Gordon对经济增长和政府未来的盈余有一定的顾虑。简而言之,未来五年,新西兰经济的发展可能未必如政府所预测的那样健康。到那时候,怎么办? 

大选 贿赂 预算 未来 专家